以太坊基金会是一个推动以太坊区块链发展的非盈利性组织,目前以太坊是世界上市值第二大的加密货币。


但从去年年初开始,以太坊就遭遇了严重的市场波动,价格也从1100美元高位下跌到现在的130美元左右。随着智能合约越来越先进,去中心化应用基础设施也更具可持续性,区块链市场竞争正在变得越来越激烈。


即便如此,宫田亚弥认为以太坊基金会随时间做出的重要角色改变其实与以太坊价格和区块链基础设施市场的变化无关,该基金会的愿景目标其实是为不断增长的以太坊全球开发者社区提供支持。她说道:“以太坊具备开源技术的本质,而且已经随着多年发展发生了不少变化,整个生态系统规模更大了?!?/span>


在第二届年度以太坊黑客马拉松大会ETHDenver的开幕式上,宫田亚弥认为以太坊基金会的最大优势之一就是拥有一个非常值得信赖的品牌,她希望看到以太坊基金会继续前进,而且该组织的愿景也会被重新定义。宫田亚弥继续说道:“我相信以太坊基金会的角色也需要改变……我们应该好好想想,有什么事情是只有以太坊基金会能够做到的?我相信以太坊基金会已经在我们拥有该品牌的世界里建立了这种信任关系,人们相信我们对信息保持中立或诚实,所以我们只想提供真实的信息?!?/span>


宫田亚弥表示,她今年的核心工作就是要引导以太坊基金会更加专注于改善以太坊平台的开发,并且推动以太坊平台与普通公众的沟通。宫田亚弥补充说:“以太坊基金会要扮演这个角色,在这方面,谁能比以太坊基金会做得更好?我们并非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是我们的理财是非盈利性和中立性的,这意味着我们没有任何商业激励措施?!?/span>

01 
以太坊基金会不越界,主要处理支持和协调工作


宫田亚弥进一步表示,以太坊基金会不会再像过去那样构建一个以太坊开发人员、研究项目、以及技术开发服务的、所谓的“中心枢纽“,而是会在与不同以太坊初创公司和项目之间进行沟通和协调方面仍然可以发挥作用。她继续表示:” 我认为就算提供支持和协调工作,也仍然是以太坊基金会应该存在的一个原因?!?/span>


今年,以太坊基金会将会在推动非盈利性经费支持项目中发挥更强大的协调能力。


最近,我们已经看到第五波以太坊项目受助者(其中七个不同项目没有公开获得的资助金额)获得了以太坊基金会的资金支持。但是以太坊基金会内部仍然存在一些问题,比如他们没有得到组织成员的严格组织管理,也没有被视作为一个严格的以太坊基金会倡议项目。


宫田亚弥解释说:“项目经费审批流程肯定会得到进一步改进,比如我们会让其他社区成员参与评估申请经费的项目,当然其中也有基金会的成员,但是今后社区成员也会成为支持项目经费审批过程的一部分?!?/span>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以太坊基金会项目经费支持计划正在考虑与生态系统里的其他初创公司构建潜在的合作伙伴关系,并会一起为该项目提供资金支持。比如风险投资工作室Consensys,他们拥有自己专属的特定经费支持计划,而且已经在ETHDenver黑客马拉松大会上宣布会向新申请者提供超过50万美元的费用。


宫田亚弥表示:“由于ConsenSys规模比我们大,而且他们还拥有大量资源,所以会有很多潜在的合作?!?/span>


尽管2019年以太坊基金会受助者的奖金数额还没有确定,但是去年十月的第四波受助者一共获得了300多万美元的资金支持。

02 
社区其他人对以太坊基金会“转型”有何看法?


Hudson Jameson是以太坊基金会社区关系经理,他认为以太坊基金会在以太坊协议变更决策时所发挥的作用,并朝着更深层的去中心化迈出了非常重要一步。过去,以太坊基金会主要是以太坊开发人员探索、讨论、并最终实施区块链协议设计变更的中心,现在以太坊基金会并没有把注意力从生态系统上移开,单却越来越少参与生态系统的直接决策。比如以太坊协议创造者Vitalik Buterin,过去她在整个以太坊生态系统中占有很大分量的话语权,但现在影响力正在随时间的推移而逐渐减少,以便让社区自己能够做出更直接的决策。


宫田亚弥表示,自己其实也已经注意到以太坊“核心开发人员”的定义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以太坊基金会对成功的定义不只是基金会本身的成功。如果以太坊基金会变得越来越小对以太坊生态系统有好处的话,他们也会义不容辞地去做。


与此同时,以太坊基金会的这种转变也在一定程度上引起了以太坊社区内部人士的关注,他们也不再仅仅关注决策制定应该如何被处理。以太坊基金会弗拉德·赞菲尔(Vlad Zamfir)在ETHDenver黑客马拉松大会的圆桌会议上说道:“我不认为区块链智能就像我们以前所见过的任何开源治理是一样的……以太坊的结构是否已经可持续?我觉得答案是否定的?!?/span>


不过,以太坊基金会开发人员派珀·梅里亚姆(Piper Merriam)却有其他不同意见,他却对目前以太坊“不透明”的治理形式持乐观态度,并表示自己对那些核心开发人员很有信心,他们至少会在一段时间内继续做出贡献,并制定出关于区块链协议的合理决策。


宫田亚弥最后说道: “以太坊基金会的工作是协调,但不是做出实际决策,决策可以由基金会成员完成,他们当然可以是决策制定过程中的一部分,但并不一定是全部?!?/span>

声明:本文转载自碳链价值,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九个亿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